Yo太郎

Founder A

1.
楚乔最近对一个女生很上心。

那女生似乎是半年前来这里的,叫李雨霁,写起来似乎挺复杂,但楚乔知道也并不奇怪——她在这“学校”算是出名,而出名的原因也不外乎就是她的长相。

李雨霁是一张很符合东方人口味的鹅蛋脸,下巴略尖但一点也不唐突,大眼睛长睫毛就不必再谈,标志性的是她的嘴唇——唇尖儿旁两个小豁,是常人说的“漏饭嘴”,但确实生的可爱娇小,颜色浅淡,和她不高的身材确实相配,说是一副娇小的邻家妹妹形象似乎有点武断——她身上的气质的确不那么纯净邻家,像猫。

楚乔刚来这里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,但和那些“饱暖思淫欲还自以为已经相安无事的傻小子们”——这话是楚乔说的,他常用来形容这学校里的大部分男生——他对她上心的不是如何追她,而是她散发的感觉——说不出是什么感觉。

楚乔觉得李雨霁是“那边的人”。

不过他从没和别人说过,一是他刚来与别人没什么交际他也并不想有交际,二来是就算他说了,那些被“淫欲”迷了眼的“傻小子们”也绝不会信他,这结论显而易见。

可楚乔也实在找不出李雨霁什么毛病,李雨霁和男生女生关系都不错,举止也没什么不当,除了他认为奇怪的“那种感觉”——可能只有他认为奇怪——并未不妥。

但他就是没法安下心来,即便一次次告诉自己是刚从“那边”回来所以太敏感,也没法让他不在意。

在学校待了几周,除了每月一次的逃离演习,似乎和以前的学校没什么差别。楚乔依然像在以前的学校里一样,独来独往,他倒没觉得孤独,尤其是现在的状况——他不认为在战争中有羁绊或者朋友会对自己有好处。“从未得到要比得到再失去要好得多”是他信奉的真理,他也懒得承担感情带来的不理智。

作为驻校护卫队队长,他崇拜冷静。

楚乔其实并不希望驻校,这让他总感觉很窝囊,虽然扎西尔上校告诉他这也是很重要的任务——因为学校是手无寸铁并且“脑子里只有读书和成绩毫无社会经验”(这也是楚乔的原话)的未成年人的避难所。“保护剩余的希望难道不是很光荣并且艰巨的吗”扎西尔上校当初看见楚乔不满的神情时如是说。虽然楚乔也这么认为,不过他显然更希望上前线。

这里悠闲的气氛会毁了他。

楚乔本打算待几个月就汇报请求调离,不过只到第三个星期他就无法离开了。

战火已经烧到了C4区,而楚乔所在的学校在C1区,离C4区只有五公里不到。

D区全部沦陷。

大批的难民从D区转往C区,而学校也不可避免的成为了难民营。政府终于下令停止学校文化授课,转而对学生及青壮年难民进行作战训练和演习。学校里本来意气风发的学生们都脸色煞白,随着难民一起涌入的恐慌和紧迫感敲击着他们脆弱的神经。

这群弱不禁风的书呆子能打什么仗,不过做做样子罢了。不过这样也好,免得看着他们自以为相安无事的愚蠢表情。楚乔心里一直对这里的学生充满不屑与轻蔑,他看不惯大难临头还自欺欺人的懦夫。

由于情况紧急,但上面实在抽不出人手来加强楚乔所在学校的防卫,于是下令在学生和难民里挑选人手组成护卫队。楚乔心里明白,那些“抽不出”的人手都被调到了A区去保护那群白吃白喝的“上等”废物,只有一部分被派到C4区当替死鬼。D区的沦陷大概不是拼不过了,他清楚D区那个人渣云集的地方没那么好欺负,只不过上面不让打了罢了。

D区被放弃了。

自以为保全了政权就能稳坐王位?历史课本里的那个中国皇后慈禧不照样逃不掉国破人亡的命运。楚乔越想越烦闷,这个政府太软弱了。真是不明白战争刚刚降临的时候,人们是怎么认为多国首脑就可以维护和平的。即便以四分之一的全球领土为代价换取了那么几十年和平,可现在不照样要接着完成未完的战争。

一山可不容二虎。

现在战局根本是一边倒,才三年时间,人类占据的领土就被打去了一半。世界上的幸存者都被集中起来划了ABCDE五个区,而E区的存活时间不超过五个月就被攻下。现在没到一年D区又沦陷,C区恐怕也不远了。火都烧了眉毛也不见那群联合会的白痴们拿出点什么行动,全靠着安德烈大将军和万霄大将军的部队死死抵抗,而联合会的其他亲王和将军都缩在A1区当乌龟,跟别提联合会会长李尔,从未见过人影,只怕是那本著作李尔王的翻版。

尽管局势不利,但楚乔从未想过投降或者随着那群校尉逃到A区——即便他年仅23岁便爬到了少校的位置——他宁愿战死前线也不愿意缩在背后,毕竟——

他其实很享受打仗。

用自己的双手让敌人尸横疆场,眼睁睁看着“他们”流血死去,以及危急关头短兵相接的刺激和紧张,都让他兴奋。

战友叫楚乔“战场的疯子”,因为他几乎是嗜血如命的,冷酷并且毫不犹豫,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,他要的就是干脆利落的斩杀。

而“那边的人”的特殊体质,导致杀死他们的方法只有研制出的特殊合金所制成的冷兵器,这也让楚乔能够亲自动手而兴奋不已。

他的确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内敛文雅,似是文臣的骨架子里硬生生塞进去了武将的魂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