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太郎

Founder A

2.
战场上的死亡无法避免,护卫队也不过是能力稍强的业余小队,但这么快就失去自己的部下,楚乔还是第一次碰到。

死去的两个都是D区难民,一个叫卡森一个叫迦什,两人都是在校外巡逻时被“他们”杀死。据李雨霁的描述,他们是在巡逻到校园西门时遭遇了伏击,卡森帮李雨霁挡了一击抵抗无效而当场死亡,而迦什则是被身后的突袭杀了个措手不及,大喊着“反正我也活不了了我殿后你们快走”和“他们”拼命,可惜离安全范围只差五十米失血过多死亡。

护卫队气氛很沉重,尤其李雨霁陷入了无法自拔的自责里。他们的确没傻到非要留下来一起拼命,但心里仍然过意不去。
楚乔眉头紧紧拧在一起,他不明白为什么仅仅一次自己没有带队就带来了如此巨大的损失。平时的战术训练似乎都是白费,他无法不在意。

学校的人员才撤离了一半,对方就已经攻到了校门口,安德烈大将军的支援还在半路上,即便学校有着原子保护罩也没什么用,这个学校怕是要被攻破了。

“明天李雨霁和苏万负责人员撤离,其他人和我巡逻。”楚乔把心爱的“黎明”——他专有的长柄战斧——立在身旁,“全员高级戒备,耳机联络,不得放松。”

“报告,”苏万向前迈了一步,“我申请参与巡逻。”

“我也……”李雨霁神色一凝,正欲上前。

“驳回。”楚乔冷冰冰看着两人,阻止了苏万继续说话,“不得反对。散会。”

“可是长官……”

“没有可是,军人要服从命令。明白?”

“……明白。”

散会之后苏万久久站在原地不肯离开,李雨霁一言不发陪着她,楚乔则头也不回。其他人纷纷离开,李雨霁开口说了些什么,苏万才动身离开。

军队可不是大小姐任性的地方。楚乔闭着眼,感到太阳穴突突地跳着。

很不祥。

第二天和第三天都没有遇到伏击,校内人员已经完全撤离到了B区,安德烈大将军的支援也赶到了,楚乔本应该被调遣到B区安排难民,但他表示抗议,希望上战场,又看在他丰功伟绩且是个年轻少校的份上,扎西尔上校特批他进入前线进行战斗。

临时护卫队也被遣散,但李雨霁和苏万两人誓死要参军,不晓得用了怎样的口舌说服了扎西尔上校,获得参军许可,重新成为楚乔的部下。而希布尔和政府白道一直不和,表示要凭一己之力找到战事中失踪的独眼奎恩,楚乔并不打算阻止没脑子的武夫送死。而聪明狡诈的林氏兄弟则没有表明自己的打算,只说总会再见。

Founder A

【续1.】
楚乔的护卫队招人过程很艰难,学校里娇生惯养的蠢小子们惧怕受伤和死亡,畏畏缩缩地躲在背后装作没听见,而难民又刚刚受过血的灾难的洗礼,更别提参战,尽管这仅仅是个护卫队。

不过另楚乔意外的是,就在他准备缩编队伍减少人数的时候,李雨霁来报名了。

还有一个女生和她一起来。那女生和李雨霁不同,是完完全全的冷和危险,五官都似精雕细琢,细挺的鼻梁和双眸比例完美,黑色短发未及尖下巴,刘海在眉上两指,严肃刻板的模样。李雨霁好像很听她的话。如果李雨霁给了楚乔家猫的狡猾的印象,那么这个女生不如说是野猫,充斥了危险和神秘。

楚乔一边想着这学校到底都是些什么学生,一边在大脑搜寻这个女生的面容。

从未谋面。为什么这样不逊于李雨霁的女生他会一点都没有注意到?

“确定要加入?”楚乔虽然意外,但还是不喜欢女生逞能来展现自己的能力,因此不耐烦地用手指笃笃地叩着桌子,“我们可不是儿戏,现在已经打到c4区了,我们区很危险,估计不久之后就要转移,如果加入可能要编进前线军队……”

“我们要加入。”另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女生冷声说道,似乎在不满楚乔的轻蔑,“什么训练都不会缺席,如果可以,”她顿了一下,没有看李雨霁,“我们希望参军上前线。”

李雨霁在她身后莫名微笑表示赞同。

而楚乔对此嗤之以鼻:“想参军哪那么简单,训练的时候别哭着找妈妈。名字填这里。”虽然感到无聊可笑,但楚乔还是把报名单递给了她们。

女生很快把单子填好,顺手也把李雨霁的填完,然后递给了楚乔。

“苏万?”楚乔看向短发女生,这名字不像是这样一个女生的名字。

“是我。”苏万顿首,“请问什么时候开始正式训练?”

“明天下午全员集合,后天训练,我会在广播上通知具体时间。”楚乔收起单子起身,一副送客的样子。她们也不准备久留,点头表示明白便转身离开。

楚乔看向窗外她们离开的背影,眼神暗了下来。

到最后楚乔还是不得不把护卫队人数从原定的十五人缩减到九人。原本学校的学生和难民就很多,十五人已是最低要求,但根本无人报名,学生们都被突如其来的警戒吓得瑟瑟发抖要哭着喊妈妈,而难民则大部分还活在家园被毁的阴影中无法自拔。楚乔只好先带着九人开始训练,另外还是不断联系上级申请调拨人手。

报名的九人都让楚乔很意外,除了李雨霁和苏万其他都是男生,有三个是来自c4区的难民,虽然楚乔自认为非常熟悉C区和D区,不过这三个人的面孔却有些生疏,他们自称是因为局势紧张而基本不出门,交际圈也小得可怜 不认识也正常。

还有三个D区的混混,楚乔很熟悉他们。希布尔是西街独眼奎恩的左膀右臂,号称是独眼奎恩的“另一只眼睛”,和奎恩的配合天衣无缝,力量比奎恩强,但脑子没奎恩好使,对奎恩的忠心耿耿天地可鉴。另外两个则是双胞胎林语林默,两人一起经营一家中医医馆,头脑非常聪明,并且据说有着不少黑白道的靠山,因此在D区这样人渣混杂、即便和平也会暗流涌动的难治理区才会长久地立足脚跟,还握有一份话语权和影响力。

而最后一个,则是这个学校的老师,名叫安德森,看起来不那么文质彬彬,反而带点痞气,教物理,偶尔也兼职数学。似乎很受学生欢迎,楚乔问他为什么要加入的时候,他只是笑笑说为联合会效力。

训练楚乔按照常规军事化来指定,并且指明由于战事原因以后会增加强度。九人都毫不懈怠,希布尔更是绰绰有余,而李雨霁和苏万看似有点落后,但很快也能追上来。

训练是全天性的,场地就在学校操场和体育馆,因此偶尔驻足观看的人也时常会有。楚乔发现,当学生们称赞李雨霁时,她的表情并非楚乔想象中的得意抑或自豪,而是深埋于眼底的不耐烦与鄙夷。

不过更令楚乔好奇的是苏万,她可以说是寡言少语,基本不进行什么没必要的交流,从不显现出自己的落后或者疲惫,似乎永远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,说不出来的异样严肃。不过苏万和李雨霁的话还是要比其他人多一些,虽然大多数是李雨霁先开口聊天,两人关系不似普通闺中密友,各自都带着自己的性格,但又有着莫名深厚的羁绊。

战事愈发紧张,C4区早早就由黄色预警改为红色预警,越来越多的难民开始转移,但B区仍然死守不按指令向C区开放,A区则更是紧闭城门,断绝了一切自由人流的通过。

Founder A

1.
楚乔最近对一个女生很上心。

那女生似乎是半年前来这里的,叫李雨霁,写起来似乎挺复杂,但楚乔知道也并不奇怪——她在这“学校”算是出名,而出名的原因也不外乎就是她的长相。

李雨霁是一张很符合东方人口味的鹅蛋脸,下巴略尖但一点也不唐突,大眼睛长睫毛就不必再谈,标志性的是她的嘴唇——唇尖儿旁两个小豁,是常人说的“漏饭嘴”,但确实生的可爱娇小,颜色浅淡,和她不高的身材确实相配,说是一副娇小的邻家妹妹形象似乎有点武断——她身上的气质的确不那么纯净邻家,像猫。

楚乔刚来这里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,但和那些“饱暖思淫欲还自以为已经相安无事的傻小子们”——这话是楚乔说的,他常用来形容这学校里的大部分男生——他对她上心的不是如何追她,而是她散发的感觉——说不出是什么感觉。

楚乔觉得李雨霁是“那边的人”。

不过他从没和别人说过,一是他刚来与别人没什么交际他也并不想有交际,二来是就算他说了,那些被“淫欲”迷了眼的“傻小子们”也绝不会信他,这结论显而易见。

可楚乔也实在找不出李雨霁什么毛病,李雨霁和男生女生关系都不错,举止也没什么不当,除了他认为奇怪的“那种感觉”——可能只有他认为奇怪——并未不妥。

但他就是没法安下心来,即便一次次告诉自己是刚从“那边”回来所以太敏感,也没法让他不在意。

在学校待了几周,除了每月一次的逃离演习,似乎和以前的学校没什么差别。楚乔依然像在以前的学校里一样,独来独往,他倒没觉得孤独,尤其是现在的状况——他不认为在战争中有羁绊或者朋友会对自己有好处。“从未得到要比得到再失去要好得多”是他信奉的真理,他也懒得承担感情带来的不理智。

作为驻校护卫队队长,他崇拜冷静。

楚乔其实并不希望驻校,这让他总感觉很窝囊,虽然扎西尔上校告诉他这也是很重要的任务——因为学校是手无寸铁并且“脑子里只有读书和成绩毫无社会经验”(这也是楚乔的原话)的未成年人的避难所。“保护剩余的希望难道不是很光荣并且艰巨的吗”扎西尔上校当初看见楚乔不满的神情时如是说。虽然楚乔也这么认为,不过他显然更希望上前线。

这里悠闲的气氛会毁了他。

楚乔本打算待几个月就汇报请求调离,不过只到第三个星期他就无法离开了。

战火已经烧到了C4区,而楚乔所在的学校在C1区,离C4区只有五公里不到。

D区全部沦陷。

大批的难民从D区转往C区,而学校也不可避免的成为了难民营。政府终于下令停止学校文化授课,转而对学生及青壮年难民进行作战训练和演习。学校里本来意气风发的学生们都脸色煞白,随着难民一起涌入的恐慌和紧迫感敲击着他们脆弱的神经。

这群弱不禁风的书呆子能打什么仗,不过做做样子罢了。不过这样也好,免得看着他们自以为相安无事的愚蠢表情。楚乔心里一直对这里的学生充满不屑与轻蔑,他看不惯大难临头还自欺欺人的懦夫。

由于情况紧急,但上面实在抽不出人手来加强楚乔所在学校的防卫,于是下令在学生和难民里挑选人手组成护卫队。楚乔心里明白,那些“抽不出”的人手都被调到了A区去保护那群白吃白喝的“上等”废物,只有一部分被派到C4区当替死鬼。D区的沦陷大概不是拼不过了,他清楚D区那个人渣云集的地方没那么好欺负,只不过上面不让打了罢了。

D区被放弃了。

自以为保全了政权就能稳坐王位?历史课本里的那个中国皇后慈禧不照样逃不掉国破人亡的命运。楚乔越想越烦闷,这个政府太软弱了。真是不明白战争刚刚降临的时候,人们是怎么认为多国首脑就可以维护和平的。即便以四分之一的全球领土为代价换取了那么几十年和平,可现在不照样要接着完成未完的战争。

一山可不容二虎。

现在战局根本是一边倒,才三年时间,人类占据的领土就被打去了一半。世界上的幸存者都被集中起来划了ABCDE五个区,而E区的存活时间不超过五个月就被攻下。现在没到一年D区又沦陷,C区恐怕也不远了。火都烧了眉毛也不见那群联合会的白痴们拿出点什么行动,全靠着安德烈大将军和万霄大将军的部队死死抵抗,而联合会的其他亲王和将军都缩在A1区当乌龟,跟别提联合会会长李尔,从未见过人影,只怕是那本著作李尔王的翻版。

尽管局势不利,但楚乔从未想过投降或者随着那群校尉逃到A区——即便他年仅23岁便爬到了少校的位置——他宁愿战死前线也不愿意缩在背后,毕竟——

他其实很享受打仗。

用自己的双手让敌人尸横疆场,眼睁睁看着“他们”流血死去,以及危急关头短兵相接的刺激和紧张,都让他兴奋。

战友叫楚乔“战场的疯子”,因为他几乎是嗜血如命的,冷酷并且毫不犹豫,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,他要的就是干脆利落的斩杀。

而“那边的人”的特殊体质,导致杀死他们的方法只有研制出的特殊合金所制成的冷兵器,这也让楚乔能够亲自动手而兴奋不已。

他的确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内敛文雅,似是文臣的骨架子里硬生生塞进去了武将的魂。

青玉案

【续一】
这样的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。可青裴也是因为下雨路滑而晚回一两天,像这样一连半月都没有回来的情况,从未出现过。

青萝被夜风吹得有点头疼,一早起来喝着无味的白粥莫名心慌。

得去找他。

青萝急急地收拾了碗筷,随意用竹篓装了点食物和草药便准备出门去。刚从平日青裴下山那条路没走多远,便撞见了一白衣男子。这山林本就人烟稀少,遇到这样一袭白衣气宇不凡的男子更是异事。青萝不由得害怕起来。

“你……可住在这山中?”男子略感意外,眯了眯眼看向青萝。

“……”青萝除了偶尔被青裴带下山去赶集,从未与人打过交道。现在更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好。指尖扣紧了竹篓的背带,向后退了一步。

“姑娘莫要害怕,在下无意冒犯,是来这山中寻人的,”男子拂袖抱拳恭了恭身子以示恭敬,“姑娘可知道裴永卿裴公子?”

“……不知道。”青萝压低了眉眼摇摇头,声音细小若蚊。

“那真是麻烦姑娘了,”男子笑了笑,侧身让出一条路,“姑娘可是要下山去?”

“……是。”青萝低低答道,急急地从他身旁绕过,生怕他吃了她。

男子望向青萝匆忙离去的背影,眉眼间含了笑意。待青萝的背影消失在树后,才背过身慢悠悠继续向前走着。

青萝向山下赶去,忽然一双手捂住了她的嘴,将她抱住托向了树林。

“是我,萝儿。”其实就算青裴不说青萝也知道是他。是这双手带她回家,她怎会不知。

“你去了哪里?怎么搞成这样子……”青萝心疼地擦净面前人脸上染的灰。他衣服也皱乱不堪,平日俊朗的模样突然显得狼狈,这让青萝疑惑不解也分外心疼。

“我过几日向你解释,萝儿,刚才在路上有没有碰到什么人?”青裴一边拉着青萝向树林深处走去一边问。

“有……是个白衣男子。”青萝小跑着跟上青裴,她依稀看出这是去家里的另一条小路,“他问我认不认识裴公子,叫裴……裴永卿。”

青裴指尖一紧,顿住了脚步,看向青萝问道:“是何时?”

“方才不久……离家大约半刻钟路。”青萝心越来越慌,什么事情要发生了。

她突然莫名感受到,七年平静如水的快乐日子,从她走出家那一刻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青玉案

青萝久久地守着窗儿,红烛燃了又灭,要望穿墨色的山林。

“阿裴是不是迷路了呢……”鬓角的碎发被她在指尖绕了好几个圈,她总想出去找他,可他不让。

青裴是她的哥哥,或者不如说是恩人。七年前她被青裴从这山腰的瀑布脚边捡回了这里。她什么都不记得,连话也不会说,像个庞大的婴儿。青裴给了她名字,教她认字学语,和她在这山林里的小屋里过了七年。

青萝虽然失忆,却很机灵,青裴教她什么很快就能学会。一年半后她就能和青裴正常交流了。每日清早谁起得早便准备饭菜,大都是添了几片青菜的白粥和山里挖来的野菜和面做成的薄饼。而后青裴就去给屋后的一小片薄田松土施肥,拨弄他心爱的菜苗。

青萝则有时背着竹篓去林间挖药采花,时不时在雨后带回几朵蘑菇;有时则安静地坐在门前的石阶上,把干草搓成绳,给青裴编成蓑衣与草鞋,生了茧的指尖灵活又分外修长。

每隔一段时间青裴就会背着青萝挖来的药去山下,说是换些有趣好吃的东西回来。青萝最喜欢小糕点,可这次青裴过了好几天都没有回来,她早把挂记着糕点的心全然用在青裴身上了。

夜里的风夹着林间寂寞的凉气,又将红烛熄了。青萝没再将它点燃,和衣在桌前伴着夜风睡了。

旧友

水车转了一载

晚风穿堂而过

听竹叶萧萧  听雨酿成烧酒

温一壶月下柔光

仍见你站在渡口

唱念小曲  无关风月

不见船头


女将

不肯相伴赏花

不愿与蝶共舞

任古琴落尘

任玉指生茧

只待束发披甲  提枪上马

不畏铁蹄铮铮

不惧烽烟四起

敢以巾帼名天下


临摹而已w夏目贵志